Home

良心、土鳖、友谊:谈谈廖国核的《马上有良心》for Leap Magazine

生活在长沙的艺术家廖国核最近在上海BANK的个展《马上有良心》接近尾声,但关于展的讨论却一直在社交媒体上延续。 “马上有良心”取义马年的吉利话,近期新作以及特别为展览创作的装置呈现出了廖国核不同以往的空间控制能力。

在开展之前,廖国核的重视拥趸艺术家李姝睿还特别“高仿”了一张廖氏作品,并在微信上与严丹捷、段建宇组织了“一姐购物团”提前预购活动,展现了来自艺术界内部的良心与友谊。

《艺术界》刊登了其中一位“一姐”严丹捷和常居纽约的艺术评论者王辛在开展之后就廖国核新展的邮件往来,她们认认真真的交流了各自对“土鳖”绘画的代表廖国核的真实看法。标题则刻意戏仿了廖国核2013年在Boers-Li画廊的展览“香蕉、茄子、肉饼”。

廖国核,“马上有良心”展览现场,BANK

2014-05-22 06:34, Danjie YAN:

土鳖廖和出口转内销海龟艺术家比,触类旁通的媒介和学理一概不吝,但“祖师爷赏饭吃”程度真高。此番特展两套装置,还怕他赶了画而优则装置的时髦,临场一看只是活跃空间的道具。廖的装置语言不过人,空间掌控力和他绘画的魅力相比稚嫩不似一人。但它与四周绘画的情绪语义勾连提示我,切勿以惯常装置逻辑来审视,认真我就输了。据廖说,展期结束时若装置未售,就约三五人穿着任何具底层公信力(如城管呵呵)的制服,选上海任一角落,煞有介事地将之安装为永久城雕。廖部分拆解了装置语义系统,强安上自己的。卖萌道具的廖式归宿把对他装置意图的质疑太极回来了。但他不是恶搞者,每谈绘画必喊:绘画是有绝对真理的;画面不看色彩造型或文字,惟靠有硬度的内核。他表露自己的工作十分严肃困苦。

廖国核,“马上有良心”展览现场,BANK

2014-5-23 09:27, XinWang:

我最早在微博接触廖的作品,他擅用的“屎、尿、屁”类主题下无悬念地出现“恶趣味”和“儿童画”等吐槽,问题终在“趣味”。Georges Bataille说:画家注定要讨好,稻草人能吓跑糟践农田的鸟,但哪怕描述最可怖场景的画仍在吸引观众。不理论不成活的当代语境中,绘画难抵去说明理论的诱惑,更难抵对后现代种种趣味的讨好。廖虽用恶趣味元素,却不以恶趣味挑战底线,而是“不乐意”地自问自答他在绘画中抛出的问题。

廖国核,“马上有良心”展览现场,BANK

2014-05-24 11:57, Danjie YAN:

我的初体验也从微博来,一望廖即联想到王兴伟、段建宇。印象最深是其文字瞬间完满图像,或将内容捕捉推入更广维度的迷思。赞同“廖不讨好后现代种种趣味”,他独自重筑色彩和秩序,由个人精神格局支撑画面,以至史论脉络不浮于表,对他的理论解构易沦为伪命题。反观为理论家、策展人背书从而压榨趣味的学霸艺术家,工作条件太辛酸。一个有学养的朋友认为廖“缺乏必要的结构”,或者说结构随意得终将无以为继。我不置可否,廖另有清奇的思维节奏,散发未经“XX化”的文人气味。

廖国核,“马上有良心”展览现场,BANK

2014-5-25 1:03, XinWang:

廖与王、段相似处在于调动本土经验的瘙痒,他的流行文字增加了该体验的神经回路—现代神经学启示,当你不专注于一件事但它仍下意识在大脑桌面运转时,往往能另辟蹊径。当代艺术严谨学术的创作思考潮流抑制了无用却有效的走神,当然走神不全成立,还需祖师爷。“缺乏必要的结构”很难也很难得,因为敏锐的观者极易探测到对趣味、语境的讨好。所以你说廖“严肃困苦”,对自己腻点低嘛。今天的太极、不乐意稍一挪移就可能成了真矫情,才是对廖来说真正的“无以为继”。

Advertisements